评论:突破“卡脖子”问题出现需要更多要素配置逐步集中

  • 时间:
  • 浏览:5

原标题:突破“卡脖子”问题需要进一步集中要素配置

最近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18次会议(以下简称“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强调,要围绕实现高度自力更生深化改革,完善党对科技工作的领导体制和机制,推进科技创新力量布局。要素配置、人才队伍系统化、协同化,发挥国家新体制优势,坚决破除影响和制约科技核心竞争力提升的体制性、体制性障碍,加快重要领域“卡脖子”技术捕捉,取得有效突破

“卡脖子”这个词最近被多次提及。从去年11月公布《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到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到牛年年初召开的深改委会议,都在讨论“卡脖子”问题,可见国家层面对这个问题的高度重视。

深改委这次会议给出了更多的解决方案,分别是科技创新力量的布局、要素的配置、人才队伍的系统化和协同化等。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要素配置更集中在“卡脖子”领域,其他问题自然可以解决。

“要素”包括很多方面,但基本上有三个要素,即资本要素、人才要素和市场开发要素,三者相辅相成。

首先,突破“卡脖子”问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事实上,近年来,金融部门一直在增加对这一领域的投资。据统计,2019年,研究与实验开发(RD)投资总额22143.6亿元,比上年增加2465.7亿元,增幅12.5%。与此同时,企业在这一领域的投资也在增加。2019年,华为在R&D投资1317亿元,增长29.8%,在企业R&D中发挥了主导作用.

其次,突破“卡脖子”问题需要大量的人才投入。

日前,教育部下发相关文件,在首批(2019年)104个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基地的基础上,确定了基础学科拔尖学生2.0基地名单(2020年)。

“根基不牢,地动山摇”。突破“卡脖子”问题,首先要有庞大的人才基础,有效建立其上升通道。在这方面,我国甚至比一些发达国家更加坚实。在美国,理工科毕业生的比例一直不到40%,而中国已经达到60%。虽然人数基数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培养更多的拔尖人才。没有“拔尖”,就没有突破。他们应该逐渐成长为未来的科学领军人才。教育部关于基础学科“拔尖人才”的措施就体现了这一点。

在培养“基础”的同时,也要给予“拔尖”人才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好的物质待遇。以两所院校院士评选为例,这是最高的学术荣誉,属于国家,不能轻易授予。在中国建设科技强国,努力突破“卡脖子”瓶颈的今天,有限的院士应该更倾向于“卡脖子”关键技术领域的科技专家。

第三,要突破“瓶颈”问题,需要市场力量的帮助,特别是科研成果的大规模及时商业化。

毫无疑问,既然是“卡在脖子上”,说明我们在这方面还远远没有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距离的缩短和超越不是一蹴而就的,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所以在市场应用方面,国家可以给相关投入主体更多的空间。饭碗要自己拿着,碗里要装着自己的粮食。也许一个人的粮食产量不够高,但是如果一个人不“吃”,以后就没有人“种地”了。

总之,“十四五”计划已经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进程已经开始。针对行业薄弱环节,实施关键核心技术研究项目,尽快解决一批“瓶颈”问题,在具有行业优势的地区集中培育,产生更多独特技能,非常重要。要做到这一点,正如上述深改委会议所强调的,以改革的手段,充分发挥全国优势,推动要素配置向“卡脖子”领域集中,是必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