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网文岔路口:阅文踟蹰 小平台发布另谋出路

  • 时间:
  • 浏览:6

原标题:免费网络文叉:读文另谋出路

来源:今日北京商业

22%,这是App2020年12月免费web app用户的月度增幅,而付费web内容则下降了13.7%。但从绝对值来看,免费web内容和付费web内容的差距依然存在。最近看小说的免费web App悄然升级,但未来运营何去何从?读书一直保持沉默。相比之下,第三方数据透露的信息更加清晰。QuestMobile显示,2020年,除了疯狂阅读极速版之外,其他免费网络应用的月度活动基本上都在下降。免费模式冲击网络文学的第四年,曾经火爆的流量加成丢了,有的人开始犹豫,有的人继续前进。

停电后,它被更新

2019年4月,文悦推出了一款免费的网络阅读小说应用。截至2020年8月,飞读小说已升级17次,平均每月一次。但是从2020年8月2日开始,飞行小说的版本一直保持在2.1.1。没想到,2021年1月29日,将近半年后,飞天小说升级到3.0.0版。

关于恢复和更新,相关阅读文字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说,“飞天阅读小说正在根据用户需求调整最新的产品运营策略。随着调整的完成,飞天阅读小说希望通过产品升级和内容策略升级,为用户提供更符合市场趋势的高质量免费阅读内容,带来良好的阅读体验。至于升级是否会继续,此人没有回应。

版本记录显示,本次升级包括优化用户隐私弹出、调整监听功能、优化登录等。几乎都是对现有业务的升级,没有功能“更新”,也没有为春节档推出相应的活动。

但在飞读小说未更新的半年期间,以及恢复更新后,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的信息是:“飞读已经停止,即产品已经停止”。

从App排名和预计下载量的维度来看,这次升级给飞行阅读小说带来的好处非常有限,甚至没有好处。7麦数据显示,1月10日至28日,飞行小说在苹果App Store免费书单中排名90左右,1月29日后排名在200左右波动。根据7个小麦数据的预计下载量,1月10日到27日每天1000左右,1月28日以后开始大幅下降,2月8日以后保持在每天370左右。

相对于米看小说、连上看书等免费的网络app,飞行小说上线较晚,一般认为是阅读文本的防御性产品,阅读文本的核心产品有QQ阅读、奇典等。

其实,推出全新品牌,推出独立App,只是尝试网络文学免费模式的方式之一。分类为付费网络文学的QQ阅读和微信阅读也有免费内容。

“我不认为读书会放弃自由文学模式。在试水阶段,读者可能会利用渠道分销将自己的IP卖给一个免费的渠道平台。比如,目前微信上可以看一些奇典的书。等自由模式成熟后,我们再做资源倾斜,发展自己的自由文学入口。”艾传媒咨询公司分析师刘这样认为。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在接受《今日京商》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建免费阅读App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扩大用户群,用免费策略获取用户,然后用增值手段完成商业收费。但是在阅读领域是否成立,目前还不能确定。全网免费文本资源太多,文本资源传播非常方便。习惯于免费资源的人,可能并不看重阅读提供的内容。阅读文字本身就是一个正式的平台。即使推出免费应用,他们也不敢使用太多侵权内容。相对于海量的免费和高质量的内容,他们肯定是无法竞争的。

流量很容易保持

还有一个前景不确定的免费网文平台,就是连上阅读。《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联商文学首席执行官王小舒已经离职。一些接近联商文学的人告诉b

比较同行和付费网文的日、月用户,是更好的了解飞天看小说甚至看书的体验的好方法。

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下》显示,2020年12月,免费web App行业用户数为1.44亿,较去年同期的1.18亿增长22%。付费网络应用的情况正好相反。行业月活跃用户从2019年12月的2.54亿下降到2.19亿。

降幅13.7%。

在整个网文行业月活排行榜中,免费网文App的表现也更好。2020年12月,月活千万级以上的网文App中,前两名都主打免费,分别是月活6162万的番茄免费小说、5434万的七猫免费小说,付费网文App华为阅读排在第三,月活5360万。2019年12月,榜单前两名掌阅、华为阅读,都是付费网文App,七猫免费小说位居第三。

观察2020年12个月的变化,明显的趋势是大部分免费网文App的月活都在下滑。

根据QuestMobile数据,这12个月里月活出现大幅增长的只有疯读极速版App,从49万涨至684万后降到377万。月活最高的是番茄免费小说,从8272万经震荡跌到6162万;七猫免费小说App的月活基本维持在5300万上下;连尚读书App经历两个小高潮,先从494万涨到721万回落至510万,又从611万跌到432万;疯读小说App月活较平稳,总体呈下滑趋势,从3200万下降到2371万;连尚免费读书App从457万一路降到107万。

另有第三方数据的月度独立设备数也显示,有人增长有人下滑。在刘杰豪看来,“平台的独立设备数增长率,很大程度上是和IP资源挂钩的。当平台IP资源丰富,并且掌握了一些优质火热IP之后,就有可能吸引一大批用户进入”。

谈到老平台各项数据表现不理想,一位业内人士道出了“秘密”,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因为有些免费网文平台没有花大钱买量(新用户、装机等)。其实花钱买新用户,还是要看后续留存,如果留存做不好,买量的钱就白花了”。

说到底,还是流量价值几何的问题。当下的中国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已经终结,整个行业陷入增长焦虑和价值恐慌。流量是否等同于价值不是个简单的是非题,但肯定的答案一定不够准确。

免费or付费 

既然这样,从哪里找增量?怎么让流量更有价值?或者说如何给已经成熟的网络文学市场注入价值?后入局者或许更有发言权。

“我们的用户渠道是比较多样化的,疯读小说产品本身也会有自分发的能力,用户体验好的话,还会推荐朋友来阅读,更多以内容去带动用户的增长。”疯读小说母公司触宝董事长张瞰对北京商报记者说。

提到价值,张瞰觉得“内容的关键点在于怎样把内容生产者和内容消费者两端有效地匹配,这当中数据和算法是可以起到非常大作用的”。

从这一点看,米读小说和疯读小说有相似之处,米读小说母公司趣头条处于内容资讯领域,基于数据和算法的智能推荐是技术亮点,触宝在2018年成立,最初的核心产品是触宝输入法,输入法的背后是大数据、算法、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2019年初,触宝开始孵化疯读小说,也是在这一年触宝产品被谷歌下架,在三季度遭遇巨大危机。2020年疯读小说成为触宝3个内容产品之一,并被张瞰排在首位介绍。

相比之下,阅文就本分得多。不论是2002年诞生的起点中文网、2008年成立的阅文集团前身盛大文学,都是围绕着网络文学做文章。

虽然被公认是网络文学老大,但阅文的用户规模、市值、营收在互联网行业不算出挑。在免费网文产品猛攻的背景下,腾讯在2020年4月大规模调整阅文管理层,互联网圈对阅文的关注度提升,网文行业有关付费还是免费的讨论也更加激烈。

其实,新管理团队上任后不久,阅文总裁侯晓楠就曾针对是否全面免费表态,“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未来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权益,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阅文CEO程武也没有直接选边站,但他在阅文发布2020年半年报时曾直言不讳地表示:“2020年上半年对阅文而言充满了挑战,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和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了负面影响,且公司多年来首次录得亏损。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也让我们意识到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

2021年2月,有关付费还是免费的讨论仍在继续。张瞰觉得,“在网络文学行业,免费和付费可能是两个平行的市场,不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我个人认为,免费网文是一个新的增量市场,可能比付费网文市场更加庞大”。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