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教学,掌门教育中以心守护成长

  • 时间:
  • 浏览:4

从一份工作到一份职业,其中的波折,莱文(化名)开玩笑说,“比《博人传》还燃。”

2018年硕士毕业的莱文加入了校长教育,成为了一名教物理的在线教师。“说实话,我家当时也没看懂。我爸直接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没当网络老师就考不上事业编了。”

近年来,随着网络教育的发展,家长们从反对到认可都选择了莱文,时间为大众了解这个新兴行业留下了最好的注脚。在线教育的第一年可以追溯到2014年,随着在线支付进入农村,增加带宽,将网络延迟缩短到300毫秒以内,在线教学的形式也从最初的录播课演变为效果和体验更好的直播课。相比之下,就是用户的认可和井喷的次数,尤其是疫情期间。

2亿学生的学习需求转移到了网上,聚光灯对准了网上教育。像莱文这样的年轻网络教师成为焦点。“忙”几乎成了常态,备课、上课、复工、培训。莱文说,“我突然变成了一个‘大忙人’,甚至连一年联系不上我几次的老家亲戚都开始问我网上学习,怎么选品牌,怎么选老师。我甚至开始问我怎么面试教育公司,怎么做网络老师。”

青少年遇到内卷焦虑的父母,

从一个学了20年的学生,到成为线上老师,不仅仅是台上台下地位的改变,更是学生和老师身份的改变。不像公立学校的老师,辅导机构的老师需要重塑身份。他们是父母教育的帮手,是孩子成长的参与者,是整个家庭的观察者。

负责人莱文见过各种各样的家长和孩子,来辅导机构的家长总是比孩子焦虑。有每节课都上的家长,有给孩子报了五门课的家长,有说花多少钱无所谓就能帮孩子上大学的家长,有带孩子去测智商的家长,数学排中游.除了帮助孩子巩固和拓展知识体系,还需要和担心被牵扯进来的家长沟通,配合孩子的学习。

莱文曾经看过一位家长为他的孩子安排的时间表。从早到晚,除了公学课程,还增加了线上补习课程、线下游泳和舞蹈课程,内容充实,具体到分钟。有几次,她看到学生上课状态不好,就委婉地向家长建议,是否可以对孩子的辅导做适当的调整。家长和她沟通的时候,她哭了。“我马上要中考了,也很心疼。她累了,但如果按照她现在的成绩和排名,别说重点高中,就是普通高中也考不上!”

莱文意识到,缓解父母焦虑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助孩子快速提高成绩,这是网络老师唯一能做的事情。

隔着一个屏幕,莱文需要让教室更有趣、更活跃、更高效。对于00后出生的互联网土著,网络学习并不排斥他们。反而是敲黑板,突出重点的枯燥方式。只有老师理解学生,把他们的兴趣和知识结合起来,才能真正点燃他们的热情。

每节课结束后,认真写下每一个反馈,为每个学生制定一个“个性化学习计划”已经成为她重要的任务之一。二次元,人气梗,相声,国潮.莱文认为,当老师时,他学到的东西比当学生时多,做这些事情都是为了找到能“点燃”学生兴趣的点。

动画成了她和那个学生关系的“燃点”。每节课从一个动画金句开始,结合动画剧情和物理知识点变式例题,融合公式记忆和动画人物。从物理不及格到保持80%左右,莱文教授的这个学生顺利进入高中。

莱文说,这是网络教师工作带给她的最好的体验。孩子们心中有梦,眼里有光

"font-M">“我妈说我来上课就是浪费钱”

每个孩子都是茫茫宇宙中一颗颗散发着光亮的星辰,有时候是因为距离,反而忽略了他们身上的光。

“很高兴认识你!”是掌门语文老师晶晶(化名)常用来打破尴尬、拉近学生距离的开场白。大多数时候,她都会得到同样的回应,一段师生关系,也是从礼貌的招呼声中开始。

作为小学组的语文老师,她面对的是年龄更小,想法更天马行空的孩子,也更为考验在线教师的耐心和能力。当一个非典型的“马小跳”成为她的学生时,身为老师的第六感立刻提醒她,“得花点功夫琢磨琢磨”。

约好的9点课程,“马小跳”没有一次按时上课,每次都是千呼万唤后出现在屏幕的另一端,上课时还喜欢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打断课程进度,不忍伤害孩子最宝贵的想象力与童真,晶晶从不批评他的做法,反而选择倾听他的想法,并给予回应。

因为不是面对面,所以“马小跳”对晶晶没有畏严情绪,但晶晶却认为这段师生关系之间最大的情感优势就是精神上的平等。“因为平等,他不会对我有过多的心理抗拒,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更多内心的想法。察觉到这些隐秘的心理,我便不再忽略他每一句话语,而是接着他的话茬,有意识地做正面引导。”

慢慢地,孩子的出勤变得正常,甚至会提前等在屏幕前,慢慢地,他会把自己生活中的不开心告诉晶晶老师:“今天弟弟又欺负我了。”“妈妈说我上课就是浪费钱。”“妈妈总是对我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是不是因为我学习不够好?”

《小欢喜》里方一凡的话曾说出无数孩子的心声,我不是坏孩子,我只是一个学习不好的孩子。晶晶也知道面前的“马小跳”与其是缺乏学习的兴趣,不如说是丧失了学习的信心。有些父母们总想用言语来激起孩子们内心中的内疚难堪,期望孩子们因心有不甘从而奋发学习,但却适得相反伤害到了孩子。很多时候,在线老师要做的除了知识的传输,还需要修复孩子们以往被责备、忽略而破碎的自尊心。

从方向上引导,在细节上鼓励,在平等的交流沟通中,孩子越来越愿意表达自己,还会主动为自己制定主题创作文章。对于这样的“主动”,晶晶不厌其烦的帮助孩子拆解、分析,并提出自己的建议。

从进入掌门以来,晶晶的手机24小时在线,总是准备着随时回答孩子和家长的各种问题。“累是累,但是当孩子说出‘谢谢你来认识我’时,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

“作为在线1对1的老师,或许更容易,先成为学生的朋友,先交流再教学。而作为一个语文老师,我也更加深切地感受到,比起知识点的教学,能够帮助学生表达自我,学会交流是一件更伟大的事情。”晶晶说到,“提高孩子的成绩是我们的义务,但心与心的交流,才是我们教育的底色。”

鲁迅曾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一根网线、一块屏幕、一个麦克风,拉近了远方的距离,也让高阳和晶晶老师们有了走近更多学生的机会。“为什么非要去当个在线老师”的答案,已经被在线老师们写在每一节精彩的课堂里,写在每一个渴求知识的孩子心中。